当前位置:首页> 反腐倡廉
环保部发20个督办函:限期整改不到位问责:副市、市长市委书记
来源:环境保护网站 发布时间:2018-01-25 22:55:45 111

  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执法行动,即京津冀及周边区域“2+26”城市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已经进行了9个月,由5600人组成的督查队伍加上1400人组成的巡查队伍,近7000人专注于一件事——死死盯住“2+26”城市哪些企业(单位)污染大气。

  从强化督查开始,环保部28个督查组发现的问题超过两万个。不仅如此,环保部连续不断地发布督查信息,几乎每天都有问题企业被曝光。

  《法制日报》记者今天从环保部获悉,自督查行动启动以来,针对督查发现的问题,环保部定期向问题企业所在城市下发督办函,同时附上督办问题清单,并限时这些城市对清单涉及问题进行整改。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针对近期督查发现的问题,1月10日这一天,环保部向山东淄博、聊城、济宁、济南、菏泽、滨州;河南郑州、新乡、开封、鹤壁、安阳;山西长治、阳泉、太原、晋城;河北唐山、石家庄、廊坊、沧州、保定等20个市下发督办函,同时移交近70个问题清单。

  环保部指出,移交的近70个问题是该部强化督查组在督查中发现的,属于在落实《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过程中,未按要求落实或存在其他环境违法问题。

  环保部要求20市政府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对督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及时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对类似问题,举一反三;对排查不彻底,虚报、瞒报整改完成情况,擅自降低任务要求,上报材料弄虚作假等问题,要严肃问责,确保统计数据真实准确。

  环保部还要求,20城市政府严格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强化督查信息公开方案》要求,将督办问题清单及查处整改情况在当地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环保部要求20个城市在1月25日前完成问题清单的整改。

  “对督办后仍推进缓慢的,整改落实不到位的,应当立案处罚而未处罚的,虚报、瞒报问题突出的,未按《信息公开方案》要求公开相关信息的,以及其他纳入量化问责情形范围的。”环保部将依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量化问责规定》(以下简称《量化问责规定》)提出问责建议;同时将对督办问题的查处和整改情况进行巡查。

  由环保部与京津冀晋鲁豫6省市政府共同制定的《量化问责规定》,将问责事项分为“任务型”和“结果型”。“任务型”问责中第一种是未按要求完成交办问题整改的,发现2个、4个、6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第二种是通过强化督查或巡查再发现有新问题的,发现5个、10个、15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地市级层面,行政区域内被问责的县(区)达到2个、3个、4个的将分别问责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结果型”问责是根据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完成情况进行排名,排名后三位且改善目标比例低于60%的问责副市长,低于30%的问责市长,不降反升的问责市委书记。

  环保部部长李干杰说,《量化问责规定》把大气污染治理任务与市县党委和政府责任捆绑在一起,有效调动各级党委和政府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尚未有地方被依据《量化问责规定》进行问责。(郄建荣)

  转自:

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执法行动,即京津冀及周边区域“2+26”城市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以下简称强化督查)已经进行了9个月,由5600人组成的督查队伍加上1400人组成的巡查队伍,近7000人专注于一件事——死死盯住“2+26”城市哪些企业(单位)污染大气。

从强化督查开始,环保部28个督查组发现的问题超过两万个。不仅如此,环保部连续不断地发布督查信息,几乎每天都有问题企业被曝光。

“只见问题企业被曝光,不见问题企业被处理。”事实并非如此。《法制日报》记者今天从环保部获悉,自督查行动启动以来,针对督查发现的问题,环保部定期向问题企业所在城市下发督办函,同时附上督办问题清单,并限时这些城市对清单涉及问题进行整改。

《法制日报》了解到,针对近期督查发现的问题,1月10日这一天,环保部向“2+26”中山东淄博市、聊城市、济宁市、济南市、菏泽市、滨州市;河南省郑州市、新乡市、开封市、鹤壁市、安阳市;山西省长治市、阳泉市、太原市、晋城市;河北省唐山市、石家庄市、廊坊市、沧州市、保定市等20个城市下属督办函,同时移交近70个问题清单。

环保部指出,移交的近70个问题是该部强化督查组在督查中发现的,属于 在落实《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过程中,部分任务未按要求落实或存在其他环境违法问题。

环保部要求20城市政府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对督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及时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对类似问题,举一反三;对排查不彻底,虚报、瞒报整改完成情况,擅自降低任务要求,上报材料弄虚作假等问题,要严肃问责,确保统计数据真实准确。

环保部还要求,20城市政府严格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强化督查信息公开方案》(以下简称《信息公开方案》)要求,将督办问题清单及查处整改情况在当地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70个问题清单包括,淄博高青县黑里寨镇高青县健强纺织器材厂物料露天堆放,污染防治措施不完善问题;河南省郑州市巩义市合众四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露天喷漆,无VOCs 收集治理设施;山西天元绿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期间物料运输车辆仍在运输;新乡市半球封头模具有限公司未按照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要求实施停产;石家庄市藁城区荣祥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喷漆房,未建废气处理设施;河南顺达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未按要求落实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措施;山西省高平市育鑫科贸有限公司未按要求落实工业企业重污染天气预警应急措施,装运石料车辆未停止运输等。

环保部要求20个城市在1月25日前完成问题清单的整改。

“对督办后仍推进缓慢的,整改落实不到位的,应当立案处罚而未处罚的,虚报、瞒报问题突出的,未按《信息公开方案》要求公开相关信息的,以及其他纳入量化问责情形范围的。”环保部将依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量化问责规定》(以下简称《量化问责规定》)提出问责建议;同时将对督办问题的查处和整改情况进行巡查。

由环保部与京津冀晋鲁豫6省(市)人民政府共同制定的《量化问责规定》,将问责事项分为“任务型”和“结果型”。“任务型”问责中第一种是未按要求完成交办问题整改的,发现2个、4个、6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第二种是通过强化督查或巡查再发现有新问题的,发现5个、10个、15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地市级层面,行政区域内被问责的县(区)达到2个、3个、4个的将分别问责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结果型”问责是根据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完成情况进行排名,排名后三位且改善目标比例低于60%的问责副市长,低于30%的问责市长,不降反升的问责市委书记。

环保部部长李干杰说,《量化问责规定》把大气污染治理任务与市县党委和政府责任捆绑在一起,有效调动各级党委和政府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尚未有地方被依据《量化问责规定》进行问责。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郄建荣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量化问责规定

8月28日, 环境保护部、北京市政府、天津市政府、河北省政府、山西省政府、山东省政府、河南省政府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量化问责规定》。内容如下:

第一条 为推进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2017-2018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工作,切实传导压力、压实责任,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十次会议精神,以及《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中办发〔2015〕45 号)和《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厅字〔2015〕21 号)的有关要求,制定本规定。

第二条 本规定适用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包括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石家庄、唐山、保定、廊坊、沧州、衡水、邯郸、邢台市,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市,山东省济南、淄博、聊城、德州、滨州、济宁、菏泽市,河南省郑州、新乡、鹤壁、安阳、焦作、濮阳、开封市,以下简称“2+26”城市)有关党政领导干部在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工作中失职失责行为的问责工作。

第三条 本规定问责的重点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县(区)级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的党政领导干部,以及地市级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的党政领导干部。

第四条 量化问责坚持依法依规依纪、实事求是、客观公正、从严从紧,并遵循“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终身追责、权责一致”的原则。

第五条 纳入量化问责的具体事项包括:

(一)环境保护部组织的“2+26”城市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强化督查或巡查整改落实情况;

(二)2017 年四季度和 2018 年一季度大气环境质量改善情况。

第六条 纳入量化问责的强化督查或巡查整改落实情况包括:

(一)2017 年 9 月及之后每月,环境保护部强化督查或巡查交办问题未按要求完成整改的问题数量;

(二)2017 年 10 月及之后每月,环境保护部强化督查或巡查新发现的涉及“散乱污”企业整治不力、电代煤和气代煤工作不实、燃煤小锅炉“清零”不到位、重点行业错峰生产不落实等 4 方面问题的数量(详见附)。

第七条 纳入量化问责的大气环境质量改善情况指的是,2017 年四季度和 2018 年一季度,大气环境质量(以 PM2.5平均浓度作为评价指标)改善目标完成情况在“2+26”城市中排名后三位,且未完成《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2017-2018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确定的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

第八条 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副县(区)长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一)未按要求完成交办问题整改且数量超过 2 个的;

(二)环境保护部每月强化督查或巡查仍发现本规定第六条第二款所列大气环境问题,且数量超过 5 个的。

第九条 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县(区)长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一)未按要求完成交办问题整改且数量超过 4 个的;

(二)环境保护部每月强化督查或巡查仍发现本规定第六条第二款所列大气环境问题,且数量超过 10 个的。

第十条 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县(区)委书记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一)未按要求完成交办问题整改且数量超过 6 个的;

(二)环境保护部每月强化督查或巡查仍发现本规定第六条第二款所列大气环境问题,且数量超过 15 个的。

第十一条 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地市级党政领导干部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一)行政区域内被问责的县(区)达到 2 个的,应对副市(区)长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二)行政区域内被问责的县(区)达到 3 个的,应对市(区)长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三)行政区域内被问责的县(区)达到 4 个的,应对市(区)委书记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第十二条 出现本规定第七条问责情形的,应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地市级党政领导干部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一)完成《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2017-2018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确定的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比例低于60%的,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副市(区)长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二)完成《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2017-2018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确定的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比例低于 30%的,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市(区)长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三)PM2.5平均浓度同比不降反升的,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市(区)委书记及有关人员实施问责。

第十三条 对符合本规定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问责情形的,由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提出问责建议,并组织梳理形成相应材料,向相关省级党委、政府进行移交移送。

第十四条 相关省级党委、政府收到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移交的问责建议及相应材料后,应及时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并在 20 个工作日内提出具体问责处理意见。

具体问责处理意见应征得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同意,并在履行有关程序后向社会公开。

第十五条 问责处理方式为组织处理和党纪、政纪处分,可合并使用。情节较轻的,可实施诫勉。

在具体问责方式上,应区别直接责任、主要领导责任和领导责任,直接责任一般应重于主要领导责任,主要领导责任一般应重于领导责任。

第十六条 对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从严问责。

(一)在督查整改工作中,虚报情况、弄虚作假,工作不严不实的;

(二)在“散乱污”企业和燃煤小锅炉排查工作中,瞒报漏报、逃避监管的;

(三)2017 年以来大气环境质量恶化严重的;

(四)其他需要从严问责的情形。

第十七条 量化问责工作不取代环境保护部约谈、限批等处罚措施,不取代环境保护专项督察等相关工作安排。

第十八条 本规定由环境保护部负责解释。

第十九条 本规定自发布之日起实施,并于“2+26”城市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强化督查工作结束后暂停执行。

附:纳入量化问责的环境保护部强化督查或巡查问题情形

一、“散乱污”企业问题

(一)“散乱污”企业未按要求完成整改问题

列入“散乱污”企业清单

淘汰类“散乱污”企业:2017 年 9 月底前,未依法依规关停取缔,做到“两断三清”的,即断水、断电、清除原料、清除产品、清除设备。(在一定期限内,已清理的原料、产品和设备确实需要在原址存放的,不得具备恢复生产能力)

原址升级改造类“散乱污”企业:未按照强化督查或巡查交办要求及环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完成治污设施建设,投入运行的。集群类“散乱污”未完成升级改造并经由相关部门会审签字,投入运行的。

(二)“散乱污”企业新发现问题

应严格同时满足下列 4 条标准,不得随意扩大。此标准仅适用于强化督查或巡查新发现“散乱污”企业问题,不得作为企业升级改造标准。

1.适用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2+26”城市)。

2.属于以下重点行业且符合下列条件的:

(1)有色金属熔炼加工:熔炼、浇注工序未安装烟尘收集、处理设施,或除尘仅采用重力法或水膜湿法的。

(2)橡胶生产:橡胶生产过程中,炼胶、成型、硫化工序未采取密闭工艺,VOCs 废气未收集处理的;橡胶制品生产过程中,需加热工序 VOCs 废气未收集处理的。

(3)陶瓷烧制:采用煤做燃料,未安装除尘、脱硫设施,或除尘仅采用重力法或水膜湿法的;采用煤气做燃料,未安装脱硫设施的。

(4)铸造:熔炼、浇注工序未安装烟尘收集、处理设施,或除尘仅采用重力法或水膜湿法的。

(5)耐火材料:原辅料露天破碎的,采用煤做燃料,未安装除尘、脱硫设施,或除尘仅采用重力法或水膜湿法的。

(6)石灰窑:原辅料露天破碎的,窑炉烟气未安装除尘设施,或除尘仅采用重力法或水膜湿法的。

(7)砖瓦窑:原辅料露天破碎的,窑炉烟气未安装除尘、脱硫设施,或除尘仅采用重力法或水膜湿法的。

(8)水泥粉磨站:磨机机头、机尾未安装除尘设施,或除尘仅采用重力法或水膜湿法的。

(9)废塑料加工:热熔、挤出工序未安装 VOCs 废气收集处理设施的。

(10)家具制造:胶合板生产未安装 VOCs 废气收集处理设施的;家具生产喷漆工序使用有机溶剂且未安装 VOCs 废气收集处理设施的。

(11)上述行业中不符合产业政策的企业。

3.2017 年 7 月 31 日前未取得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的。

4.正在生产或具备生产能力的。

二、电代煤和气代煤工作不实问题

2017 年 10 月底前,纳入电代煤、气代煤任务清单的村庄,届时发现 1 个村庄未完成改造任务的,即算 0.5 个问题;发现 1 个村庄虽已完成改造任务,但仍有 20%及以上住户复烧散煤的,也算 0.5 个问题。

三、燃煤小锅炉“清零”不到位问题

从 2017 年 11 月 1 日起,列入 2017 年燃煤锅炉淘汰清单而未淘汰的;或发现燃煤锅炉淘汰存在弄虚作假问题的;或发现燃煤锅炉、煤气发生炉管理清单台账中存在瞒报漏报燃煤锅炉、煤气发生炉的。

发现一台即算 0.5 个问题。

四、重点行业错峰生产不落实问题

地方政府有关部门未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2017-2018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制定错峰生产和运输方案。重点行业企业未按照错峰限停产方案执行。

未制定错峰生产和运输方案的,算 1 个问题;制定的错峰生产和运输方案弄虚作假的,也算 1 个问题;无论是否制定错峰生产和运输方案,每发现 1 起企业错峰生产和运输落实不到位的,即算 1个问题。

将问责事项分为“任务型”和“结果型”。“任务型”问责中第一种是未按要求完成交办问题整改的,发现2个、4个、6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第二种是通过强化督查或巡查再发现有新问题的,发现5个、10个、15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地市级层面,行政区域内被问责的县(区)达到2个、3个、4个的将分别问责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结果型”问责是根据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完成情况进行排名,排名后三位且改善目标比例低于60%的问责副市长,低于30%的问责市长,不降反升的问责市委书记。把大气污染治理任务与市县党委和政府责任捆绑在一起,有效调动各级党委和政府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

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包括山东省济南、淄博、聊城、德州、滨州、济宁、菏泽市。

环保部部长:打好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战组合拳

8月31日,环境保护部在京召开座谈会,贯彻落实《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攻坚方案》)及六个配套方案。环境保护部部长李干杰出席会议并讲话。他强调,要提高政治站位,狠抓贯彻落实,坚决打好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战。

  李干杰说,打好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战,要明确目标任务和保障措施,准确把握总体部署。《攻坚方案》和攻坚行动强化督查方案、巡查方案、专项督察方案、量化问责规定、信息公开方案、宣传方案等六个配套方案是一套组合拳,从创新督察机制、强化地方党政领导干部责任、建立健全信息公开和宣传报道制度等方面作出系统安排。

  一是创新督察机制,促进压力传导到位。采取督查、交办、巡查、约谈、专项督察“五步法”,强化督查严查突出大气污染问题,将问题移交地方政府限期解决并向社会公开,组成100多个巡查工作组对问题整改情况进行核查和“回头看”,对问题突出且解决缓慢的地方开展约谈,选择10个左右问题最为突出的市(区)开展机动式、点穴式的中央环境保护专项督察,落实大气污染治理“党政同责”“一岗双责”。

  二是严格量化考核问责,强化地方责任追究。将问责事项分为“任务型”和“结果型”。“任务型”问责中第一种是未按要求完成交办问题整改的,发现2个、4个、6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第二种是通过强化督查或巡查再发现有新问题的,发现5个、10个、15个问题的将分别问责副县(区)长、县(区)长、县(区)委书记。地市级层面,行政区域内被问责的县(区)达到2个、3个、4个的将分别问责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结果型”问责是根据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完成情况进行排名,排名后三位且改善目标比例低于60%的问责副市长,低于30%的问责市长,不降反升的问责市委书记。把大气污染治理任务与市县党委和政府责任捆绑在一起,有效调动各级党委和政府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

  三是加强信息公开,发挥公众监督作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要公开环境保护部印发的问题督办清单以及整改落实情况,充分发挥群众参与、社会监督的作用,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共同打好攻坚战。

  四是强化宣传引导,营造良好舆论氛围。大力宣传攻坚行动的重要性、必要性、正当性和紧迫性,采取伴随式报道等方式,积极宣传攻坚行动措施及取得的成效,及时曝光地方不作为、环境质量恶化、企业违法排污等突出问题,主动发布权威声音,积极回应公众关切,共同营造“上下联动、同频共振”的强大舆论氛围。

  李干杰强调,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要亲自抓、负总责,形成一级抓一级、一级带一级的局面。要牢牢把握《攻坚方案》体现的突出工作重点、细化工作任务、系统综合施策、调集精兵强将、紧盯党委政府、量化刚性问责、强化技术支撑、加强公众监督、注重宣传引导等9个关键特点,坚定信心,快速行动,切实抓好各项攻坚任务的贯彻落实,推动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改善,以优异的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来源:环境保护部网站

责任编辑:环保局网站
视频聚焦